K12在线教育,深度好文

根据最新数据统计,预计五年内中国K12教育互联网化市场规模则将达1500亿元,包括K12在线题库市场规模341亿元和在线1V1市场规模1132亿元,而在2013年新东方、学大、好未来、龙文、巨人、京翰、卓越、精锐、昂立、邦德全部加起来,top10的线下k12合计营收为112.8亿。从数据来看,K12在线教育的盘子足够大,也足以支撑当前K12在线教育机构的数量,在K12在线教育这波发展潮还不到2年,我们就判定其大倒闭,是不是太武断了?

看好K12在线化的人甚至拿出了数据支持自己自己的论断,据调研,五年内中国K12教育互联网化市场规模则将达1500亿元,包括K12在线题库市场规模341亿元和在线1V1市场规模1132亿元,而在2013年新东方、学大、好未来、龙文、巨人、京翰、卓越、精锐、昂立、邦德全部加起来,top10的线下k12合计营收为112.8亿。这证明市场很大。

搞互联网的人看市场喜欢看规模看数据,因为K12的用户和市场数据庞大,所以很多人看好K12的市场,跃跃欲试。然而,搞教育讲究的是效果,无论是做服务还是做管理。龚海燕在投入了几千万身价,奋力折腾了一年之后,最终深刻领悟了这一点,彻底放弃了梯子和那好网,退出了K12领域的大坑。而龚海燕的退出,也有机会让热笼屉上的K12在线项目冷静下来进行反思,K12在线的良机是否还真欠了那么点火候?

学生其实是你的对手

K12的在线教育虽然市场很大,但这并不应该被看成商业模式,而是一场战争。所有K12机构的对手只有一个,就是学生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学生本来就是服务的主体,企业赚钱的根本,怎么会是战争的对手呢?

现在在线教育领域发展比较好的,公认是外语和IT。前者是求学提升为驱动力,后者是求职就业为驱动力。所以就算是粗糙的视频放在一个电子屏幕上,大家也会认真的听讲记笔记,因为每个成人都知道,这件事关系自己未来有没有饭吃。而有家长提供饭票的中小学生,是不会有这种认识的。他们只会认为在线辅导课是在跟自己抢仅有的游戏时间,周六日贡献给了辅导班,日常白天上课,晚上还要“加餐”,简直是催吐。

服务的用户本身很难伺候,而更悲催的是市面产品还不争气。K12在线教育还处于线下课程平移到线上的阶段,无论是直播还是录播课都缺乏交互性,自学类产品界面劣质粗糙,形式单一,所谓的一些学习的小游戏,也就是很基础的几种方案,比如说捕鱼、打枪。这对于认知丰富的学生来说,产品简直是小儿科,不可能调动起学习的积极性。

从这个角度来说,所有的K12领域现存的在线教育产品,他们的最大敌人就是学生,他们简直就是攻克不了的铜墙铁壁。

对这个群体而言,真正高品质的,专业游戏类的学习软件是打败他们的唯一手段。说起来似乎不难,但经不起细想,在现在游戏和教育两个产业优劣高下的前提下,真正做游戏的技术专家是没有任何理由往教育领域扎堆的。而没有更开放、活泼的产品思路,K12在线教育发展就是一个伪命题。

家长你搞不定

很多人都知道,一对一辅导并不是在于真正的知识传授,而是“管理”。家长请了一个专职的,比自己懂得多的人来帮助管理孩子,以此来提供学习成绩。学习嘛,三分学七分管,这个市场切中的正是中国家长的心理。

而把学习这个工作放到线上来,管理孩子的事儿又要自己亲自动手。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,虽然很多K12在线教育的人说节约了路上的时间成本,这个非常浅显的真理却一直没有真正的说服力,为什么呢?因为他们忽略了一对一的本质,把刚被解放的家长又拉回来做督察的工作。既然都是花钱,干嘛还自己干活?!这是其一。

其二,要研究中国家长的消费心理,他们会为什么买单。虽然当下在线购物已经成为我们的生活,但是大宗的购买还是习惯先线下比货。当面对服务而非实物的时候,人们表现出的谨慎更多。这就是为什么电子商务繁荣至今,依然没有消灭实体店的原因。而很多家长在为孩子学习投资的时候,更希望能和老师或者服务提供者好好聊聊。就算我的朋友为了给孩子找一个幼儿园,都要跑遍几个园区。这是同样的道理。真正能看得见,摸得着的才是更真实的。

有一个朋友说教育是生命对生命的影响,很多人认为这是教育的终极核心。尤其是对家长做决策的低龄学生而言,真实的感受要比一个显示器背后所传达的内容更多的多。所以K12在线教育要成功突破家长这个心理层面,才有可能得到进一步的提升。而心理的突破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做到的,可能比找一个产品经理要花掉更多的时间,现在整个市场还不过是没找到门的瞎碰罢了。

学校渠道很重要

好吧,说到最后的一个狠角色了。如果你突破的前两者,你可以得意的说占据了K12群体的家庭教育时间、碎片化时间,你能活下来了。但是如果你不把第三方当回事,老师多布置点作业,或者学校引入一个新的课外活动就足以把你压死。因为没有一种互联网产品不可复制,唯一不可复制的就是资源、渠道和品牌影响力。

可能很多人会反对,说老师也不可被复制,名师很抢手。但是请别忘了,名师就是用来被抢的,他们可以给你打工也可能自己创业,他们不是你的独占,这在外语培训领域已经是打做一团了。标准化的教学研发,可以去名师化,这件事有线下机构一直做,做得不错。所以,做好第三方的关系,为产品打开营销的渠道,做K12在线产品的创业者才能真正喘口气。

但是学校的拓展真需要两把刷子,需要长期浸淫在此领域之中的人才能搞定。因为它有两个难题,一个是胆小怕事,另外一个是牛逼哄哄。而且这个领域的学校多如牛毛,扫街都要扫一段时日,怎么能抓住重点一锅端起,是一门学问。很多已经获得投资人青睐的产品之所以能拿到钱,并不是因为自己产品已经做得多牛逼,而是因为自己已经端上了一锅资源,有资源就有生源,但是有生源有钱你也不一定能活。还是那句,效果为王,一切为了搞钱打教育主意的在线产品都是耍现世的流氓。

线下培训机构的左右手互博

在线教育做起来,最受伤的永远是线下同类培训市场。所以K12在线一繁荣,线下培训机构也纷纷依仗自己原有的资源想进入这个市场,想抢先一步跑马圈地。然而看看他们的成绩单,发布会开了都不知道怎么下载的E学大,用户号称十万还用后台破网站的某少儿英语培训…

天时、地利、人、钱都有了,为什么我们只看到了这些惨象?

因为他们知道互联网有用但是没搞懂怎么用,又怕搞乱线下市场,保不住自己的江湖地位。在线对他们而言,就是一场左右手的搏击,永远是自己揍得自己疼,教育行业本来就是保守行业,这种情况下,哪里敢放开步伐,颠覆自己呢?所以,他们的处境就是给自己一小鞭子,然后再给自己一块糖,且行且珍惜吧。

从以上四方来看,K12在线教育虽然数据喜人,线下教辅培训也规模庞大,但实际上还有很多尚未解决的难题,它要在中国教育的大规则圈里伸展,要在K12教辅的小规则圈里存活问题重重,而有能力的破局者尚不知在何处,梯子网、你好网能及时倒闭,其实挽救了龚海燕过往的英明。它不是K12在线教育泡沫的拐点,只是一个警示牌。

K12在线教育的未来,都必将在希望和等待之中。

浙ICP备16045237号-1